往生被 & 金光明沙之用法


《如何給亡者利益》

金光明沙之用法:

1)        不論死多久,或未投胎者皆有效。

2)        病人於加護病房時,則應將沙放於上衣口袋,陰不能近。

 

土葬之用法:

1)        未換衣服就灑一些,衣服換後再灑一些。

2)        未蓋棺木就灑一些在頭部。

* 若蓋棺後則灑於棺木之上(頭部垂直位置,用膠水先黏棺木,再灑金光明沙)。

* 若以埋,則灑於墓上(以頭部為中心,念佛或往生咒即可)。

* 若撿骨,骨灰置缸後就灑一些於缸內頭部。

 

火葬金光明沙之用法:

1)        未換衣服就灑一些。

2)        衣服換後再灑一些。

3)        火化後其骨灰置於缸中再灑一些。

 

往生被(陀羅尼被)之用法:

火葬:

1)        助念(未換衣服)就把往生被蓋上,欲換衣服時,暫且收起,衣服換後再蓋上往生被。

2)        蓋棺時,將被收起,蓋棺後再將被蓋於棺上。

3)        火化時,將往生被收起,火化後,再將往生被攤開,包骨灰,放於甕中,若甕過小難容往生被,則將往生被折一折安放於骨上再加蓋。

4)        陀羅尼被不可火化。

土葬:

1)        見危急時(未換衣服)就將被蓋上,事後若染有污血亦不管,從蓋棺換衣服時暫取下,衣服換後再蓋上,到入葬,往生被都不收起。

 

《臨終三大要》 印光大師遺教

世間最可慘者,莫甚於死,而且舉世之人,無一能倖免者,以故有心欲自利利人者,不可不早為之計慮也。實則死之一字,原是假名,以宿生所感一期之報盡,故捨此身軀,復受別種身軀耳。不知佛法者,直是無法可設,只可任彼隨業流轉。今既得聞如來普渡眾生之淨土法門,固當信願念佛,預備往生資糧,以期免生死輪迴之幻苦,證涅槃常住之真樂。其有父母兄弟,及諸眷屬,若得重病,勢難痊癒者,宜發孝順慈悲之心,勸彼念佛求生西方,併為助念,俾病者由此死已,即生淨土,其為利益,何能名焉。今列三要,以為成就臨終人往生之據。語雖鄙俚,意本佛經;遇此因緣,悉舉行焉。言三要者:第一,善巧開導安慰,生正信。第二,大家換班念佛,以助淨念。第三,切戒搬動哭泣,以防誤事。果能依此三法以行,決定可以消除宿業,增長淨因,蒙佛接引,往生西方。一得往生,則超凡入聖,了生脫死,漸漸進修,必至圓成佛果而後已。如此利益,全仗眷屬助念之力。能如是行,於父母,則為真孝;於兄弟,姊妹,則為真悌;於兒女,則為真慈;於朋友,於平人,則為真義,真惠。以此培自己之淨因,啓同人之信嚮,久而久之,何難相習成風乎哉。今為一一條陳,庶不至臨時無所適從耳。

 

第一,善巧開導安慰,令生正信者。

切勸病人,放下一切,一心念佛。如有應交代事,速令交代。交代後,便置之度外,即作我今將隨佛往生佛國,世間所有富樂,眷屬,種種塵境,皆為障礙,致受禍害,以故不應生一念繫戀之心。須知自己一念真性,本無有死。所言死者,乃捨此身而又受別種之身耳。若不念佛,則隨善惡業力,復受生於善惡道中。善道即人,天。惡道即畜生,餓鬼,地獄。修羅則亦名善道,亦名惡道,以彼修因感果均皆善惡夾雜故也。

若當臨命終時,一心念南無阿彌陀佛,以此志誠念佛之心,必定感佛大發慈悲,親垂接引,念得往生。且莫疑我係業力凡夫,何能以少時念佛,便可出離生死,往生西方?當知佛大慈悲,即十惡五逆之極重罪人,臨終地獄之相已現,若有善知識教以念佛,或念十聲,或止一聲,亦得蒙佛接引,往生西方。此種人念此幾句,尚得往生,又何得以業力重,念佛數少,而生疑乎?須知吾人本具真性,與佛無二,但以惑業深重,不得受用。今既歸命於佛,如子就父,乃是還我本有家鄉,豈是分外之事?又佛昔發願,若有眾生,聞我名號,志心信樂,乃至十念,若不生者,不取正覺。以故一切眾生,臨終發至誠心,念佛求生西方者,無一不垂慈接引也。千萬不可懷疑,懷疑即是自誤,其禍非小。況離此苦世界,生彼樂世界,是極快意之事,當生歡喜心。千萬不可怕死,怕死則仍不能不死,反致了無生西之分矣。以自心與佛相違反故,佛雖具大慈悲,亦無奈不依佛教之眾生何。阿彌陀佛萬德洪名,如大治洪爐;吾人多生罪業,如空中片雪。業力凡夫,由念佛故,業便消滅;如片雪近於洪爐,即便了不可得。又況業力既消,所有善根,自然增長殊勝,又何可疑其不得生,與佛不來接引乎?如此委曲宛轉開導安慰,病人自可生正信心。此係為病人所開導者。至於自己所應盡孝至誠者,亦惟在此,切不可隨順俗情,求神問醫。大命將盡,鬼神醫藥,豈能令其不死乎?既役情於此種無益之事,則於念佛一事,便分其誠懇,而莫由感通矣。許多人於父母臨終,不惜資財,請許多醫生來看,此名賣孝,欲世人稱我於父母為能盡孝,不知其天地鬼神,實鑑其心。故凡於父母喪葬等事,過於張羅者,不有天災,必有人禍。為子女者,宜注重於親之神識得所;彼世俗所稱頌,固不值明眼人一哂,況極意邀求,以實罹不孝之大咎乎。

 

第二,大家換班念佛,以助淨念者。

前已開導病人,令生正信。然彼病人,心力孱弱,勿道平素絕不念佛之人,不易相繼長念,即向來以念佛為事者,至此亦全仗他人相助,方能得力。以故家中眷屬,同應發孝順慈悲之心,為其助念佛號。若病尚未至將終,當分班念,應分三班,每班限定幾人。頭班出聲念,二三班默持,念一點鐘,二班接念,頭班,三班默持。若有小事,當於默持時辦,值班時千萬不可走去。二班念畢,三班接念,終而復始,念一點鐘,歇兩點鐘,縱經晝夜,亦不甚辛苦。須知肯助人淨念往生,亦得人助念之報。且莫說是為父母盡孝應如是,即為平人,亦培自由福田,長自己善根,實為自利之道,不徒為人而已。成就一人往生淨土,即是成就一眾生作佛,此等功德,何可思議!三班相續,佛聲不斷。病人力能念,則隨之小聲念;不能念,則攝耳諦聽,心無二念,自可與佛相應矣。念佛聲不可太高,高則傷氣,難以持久,亦不可太低,以致病人聽不明白。不可太快,亦不可太緩。太快則病人不能隨,即聽亦難明了;太緩則氣接不上,亦難得益。須不高不低,不緩不急,字字分明,句句清楚。令病者,字字句句,入耳經心,斯易得力。念佛法器,惟用引磬,其他一切,概不宜用,引磬聲清,聽之令人心地清淨。木魚聲濁,故不直用於臨終助念。又宜念四字佛號。初起時,念幾句六字,以後專念【阿彌陀佛】四字,不念【南無】,以字少易念。病人或隨之念,或攝心聽,皆省心力。家中眷屬如此念,外請善友亦如此念,人多人少,均如此念。不可一起念,歇歇又念,致令病人,念佛間斷。 若值飯時,當換班喫,勿斷佛聲。若病人將欲斷氣,宜三班同念。直至氣斷以後,又復分班念三點鐘,然後歇氣,以便料理安置等事。常念佛時,不得令親友來病人前,問訊諭慰。既感情來看,當隨念佛若干時,是為真實情愛,有益於病人。若用世間俗情,直是推人下海,其情雖可感,其事甚可痛。全在主事者明道理,預令人說之,免致有礙面情,及貽害病人,由分心而不得往生耳。

 

第三,切戒搬動哭泣,以防誤事者。

病人將終之時,正是凡、聖、人、鬼分判之際,一髮千鈞,要緊之極。只可以佛號,開導彼之神識,千萬不可洗澡、換衣,或移寢處。任彼如何坐臥,只可順彼之勢,不可稍有移動。亦不可對之生悲感相,或至哭泣。以此時身不自主,一動則手足身體,均受拗折扭裂之痛,病則瞋心生,而佛念息;隨瞋心去,多墮毒類,可怖之至。若見悲痛哭泣,則情愛心生,佛念便息矣。隨情愛心去,以致生生世世,不得解脫。此時,所最得益者,莫過於一心念佛;所最貽害者,莫過於妄動哭泣。若或妄動哭泣,致生瞋恨及情愛心,則欲生西方,萬無有一矣。又人之將死,熱氣自下至上者,為超升相;自上至下者,為墮落相。故有【頂聖眼天生,人心餓鬼腹,畜生膝蓋離,地獄腳板出。】之說。果然大家至心助念,自可直下往生西方。切不可屢屢探之,以致神識未離,因此而或有刺激,心生煩痛,致不得往生。此之罪過,實是無量無邊。願諸親友,各各懇切念佛,不須探彼熱氣,後冷於何處也。為人子者於此留心,乃為真孝。若依世間種種俗情,即是不惜推親以下苦海,為邀一般無知無識者,群相稱讚其能盡孝也。此孝與羅剎女之愛正同。經云:羅剎女食人,曰:我愛汝,故食汝。彼無知之人之行孝也,令親失樂而得苦,豈不與羅剎女之愛人相同乎?吾作此語,非不近人情,欲人各於實際上講求,必期亡者往生,存者得福,以遂孝子賢孫親愛之一片血誠,不覺其言之有似激烈也。真愛親者,必能諒之!

【頂聖眼天生】,謂人氣已斷,通身冷透,惟頭頂獨熱者,則必超凡入聖了生脫死也。眼天生者,若眼及額顱處獨熱,則生天道。

【人心餓鬼腹】,心處獨熱,則生人道。肚腹獨熱,則生餓鬼道。

【畜生膝蓋離】,膝蓋獨熱,則生畜生道。

【地獄腳板出】,腳板獨熱,則生地獄道。

此由人在生時,所造善惡二業,至此感現如是,非可以勢力假為也。是時若病人能志誠念佛,再加眷屬善友助念之力,決定可以帶業往生,超凡入聖耳。不須專事探試徵驗、以致誤事也。至囑!至禱!